本站大事记   |  收藏本站
高级检索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吉大人物   >   吉大学人   >   正文

吉大往事 | 陈秉聪:完成半个世纪的夙愿

发布日期:2019-03-01     作者:张静      点击:

陈秉聪(1921-2008),山东黄县人,农业机械设计制造专家、拖拉机专家、教育家。1948年毕业于美国伊利诺州立大学获硕士学位,原吉林工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副校长。九三学社第七、八、九届中央委员会委员。1995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秉聪是我国地面车辆学术领域和汽车、拖拉机专业教育的开拓者。他开创了我国“仿生软地面行走机械”新领域,并奠定了该领域的理论基础,为我国水田机械化和农业机械化作出了重大贡献。在国际上最先提出的“畸变模型理论”,解决了畸变条件下地面机械模型试验的理论和方法问题。首创“半步行概念和理论”,为步行车辆设计奠定了理论基础。

苦读15载 梦想“工业救国”

童年时期的陈秉聪勤奋好学,兴趣广泛。初中毕业后考取了青岛市礼贤中学。这是一所德国人兴办的采用双语教学的学校,教师大部分是留德归来,所以以教学严谨著称的礼贤高中在当地口碑甚佳。他虽然在这所学校只读了一年书,但严谨求实的校风让他受益终生。

“七七事变”爆发后,日军入侵青岛。父母为避战乱,决定经洛阳赶赴西安。随父母迁往西安的陈秉聪,于当年考入迁至西安的北京师大附中。然而此时侵略者的铁蹄由华北向西南迅速肆虐,义愤填膺的陈秉聪怀着不做亡国奴的强烈爱国热情,想放弃学业参加抗日。在亲友的轮番劝说下,他暂时放弃去前线参加抗日的想法,继续完成了高中学业。

这个时期,他的父母失去了音讯,学习和生活陷入异常艰苦的窘境,维持日常支出全靠贷金。但奋发图强报效国家的强烈信念,支撑着他投入更加刻苦的学习中,两年后以优异的成绩完成北京师大附中的学业,并考取了保送西北师范学院和西北医学院的资格。但是他放弃保送,选择了发展空间更大的西南联合大学。

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此时心中已萌生了“工业救国”的理想。同样的原因,后来又转入西北工业学院机械系,1943年毕业,获学士学位。他感到离自己的理想又近了一步。此时正值抗日战争进入关键时期,他亲眼目睹很多同胞惨死于敌机的狂轰滥炸之中,决心继续在航空技术领域进行深造,以拯救苦难深重的祖国,所以他又一次放弃到汽车、机车、造船工业就业的良机,毅然报考了成都空军机校高级班。在这个师资条件相当完备的学校,学习了一年的飞机发动机操纵维修及设计课程后,他以优异成绩毕业,并任“中美混合团空军第一大队”机械长。

每天看着自己亲手维护的战机呼啸腾空,痛击敌寇,他终于如愿看到自己的理想,正在一步步走向现实。

一封家书 牵动回国之心

追求真理的道路上,从来都没有一帆风顺。

作为航空大队维修工程师,虽然间接参与了打击日寇的行动,但这必竟不是他远大理想的全部。

为了能掌握更多的工业领域知识和技能,他又考取了由航空委员会提供的赴美留学资格。1947年,从美国空军机械学院研究生班毕业,并获航空工程师资格后,他又转至伊利诺州立大学航空系继续深造,1948年12月在美国伊利诺州立大学航空与机械工程系获硕士学位,怀着报效祖国、发展祖国航空事业的热情回到祖国。

然而回国后,当看到国民党政府对民众横征暴敛,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时,他内心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1949年2月,国民党政府开始有计划地向台湾撤离技术人员,他作为航空机械工程师,毫无疑问地出现在名单上。但已经对旧政府完全丧失希望的陈秉聪,早已暗暗下定留在大陆的决心。

他巧妙躲过国民党特务的跟踪,悄悄经广州到澳门,在叔叔的周旋和帮助下,在澳门安顿下来。

当时政府存有记录的航空工程师,全国范围内也不过寥寥几人,他的到来很快引起了各界人士的注意。国民党特务也随即而至,他严厉地对尾随的特务说:“除非你们把我打死,否则我是绝对不会去台湾的。”

过了几天,当地著名的机械企业也慕名而来,以高薪条件邀请他共同合作。同时,他还接到了香港大学邀他到校任教的邀请……

1949年夏天,陈秉聪盼到了家乡的来信。父亲在信中说:“党的地下工作者田丹(你的小学同学)委托我,动员你尽快回来,你的好友仲曦东也让我转告你,新中国即将建立,希望你回来参加祖国的建设”。

1949年6月的最后一天,红星号渡轮乘风破浪驶过海峡,站在甲板上的陈秉聪迎着徐徐的海风,心潮澎湃。为了这一天,他苦苦等待了无数个日子。他终于可以如愿以偿,以主人翁的姿态为祖国建设贡献力量了。香港日报记者梁大方站在他身边按下快门,激动人心的瞬间被定格成温暖的永恒。这张照片后来作为重要资料被保存下来。照片中的陈秉聪双肩开阔,腰背笔直,一只手微曲身后,一只手侧握栏杆,坚定的目光迎着海风眺望着近在咫尺的大陆……

祖国,我回来了!

白纸作画 建起拖拉机学院

1949年7月,鞍马未整的陈秉聪受华东工矿部部长张协和的邀请,来到济南筹建山东工学院。

从铺下山东工学院第一块基石算起,到第一批专业学员走出学院,他在这里工作了整整5年。5年时间里,他身为自动车系副主任,亲自主讲物理、热力学、机械原理、内燃机柴油机、汽车理论与设计等多门课程。授课之外还要编写教材、联系实习、建实验室等。虽然条件艰苦工作量大,但他仍然孜孜不倦的工作着。1953年,在苏联援助下,我国在长春创建了第一汽车制造厂,山东工学院一次性为一汽输送了200名理论知识丰富的技术学员,这批学生经过实践锤炼后,迅速成为汽车行业骨干。

全国高校院系调整,他又接受组织安排,随山东工学院自动车系来到长春,开始筹建长春汽车拖拉机学院。

当时我国拖拉机行业还是一张白纸,连一辆教学样机都要寻求苏联的帮助。越是形势艰难,陈秉聪就越要迎着困难前进。他为了祖国的新时期建设,毅然放弃了自己擅长的航空和汽车专业,凭借坚实的基础理论和机械学知识,挑起了筹建我国第一个拖拉机专业的重任。

工作初期,他担任汽车拖拉机学院汽车系副主任,同时兼拖拉机教研室主任。为了尽快建立起我国拖拉机工业专业队伍,他从实际出发,在借鉴苏联经验基础上,编写了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教学大纲,并积极协调各方力量,在短时间内建立了专业试验室和实物教学资料室。他理论联系实际,一面学、一面教,他编写的《拖拉机理论》,是我国拖拉机专业的首本教材。迄今为止,依然是该专业的基础教材。以这本教材为平台,我国自主培养出一大批拖拉机专业骨干,成为我国拖拉机学科宝贵的人才资源。

1956年,第一批拖拉机学员毕业后,开始向全国输送,标志着拖拉机学院教学工作已全面走入正轨。

他从这一年开始,腾出精力去往农村地区进行考察。

这一年是他从教学、行政向科研工作过渡的分水岭。

他于当年提出了“土壤——模型试验可转换”理论,以此切入,展开研究,比国外早两年解决了土壤中模型实验的畸变问题。

1958年,长春拖拉机学院正式更名为“吉林工业大学”,他先后任农机系副教授、教授、系主任。

两年后,他以高瞻远瞩的视野和魄力,提出了“培养高层次专业人才”的建议,开启了招收和培养专业研究生的历史篇章。

农耕革命 划时代的“半步行”

1972年,他根据我国农村地区实际耕作情况,建设性提出“半步行概念”。

该理论有效解决了农业机械作业中“人机结合”的瓶颈难题,使传统作业方式实现了向半自动化过渡的实质性跨越,是一次具有时代意义的“农耕革命”。

1974年,他在“半步行概念”基础上,创造性地研制出“半步行水田轮”,将生物原理应用于水田机械设计中,有效解决了“拖拉机不能进入水田作业”的难题。该成果于次年获“吉林省科学大会奖”,并向全国推广。

他先后发表论文300余篇、专著3部,为国家培养、输送高素质人才近千人。

1987年,他主持、建立了我国农业机械设计制造,第一个国家级重点学科和博士后流动站,陆续培养出16名硕士、27名博士、2名博士后。这里走出的硕士和博士后来部分成为博士生导师,有的被评为长江学者特聘教授。他指导的博士后出站即被破格评为教授。许多企业评价他的学生时常说“一将难求”。

1992年4月,他主持的“国际地面——车辆系统学会亚太地区学术会议”在长春隆重召开。来自日本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学者齐聚长春,倾听陈秉聪侃侃而谈。

他终于用辉煌的科技成果,完成了半个世纪前许下的“工业报国”的夙愿!

文字/ 张静

消息来源 / 吉林大学报

我要评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相关文章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E-mail:jlunewsnet@163.com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林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