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大事记   |  收藏本站
高级检索  全文检索  
当前位置:   本站首页   >   媒体吉大   >   正文

熠熠生辉的“黄大年”群像

发布日期:2018-05-26     作者:吉林日报      编辑:郗琳     点击:

吉林日报  本报记者 赵广欣

在吉林这片沃土上,从不缺少“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动人事迹。

从李四光到黄大年,这50余年的历史跨度中,因信仰而执著、因热爱而眷恋的精神火种从未熄灭。在白山松水间,一代代胸怀爱国之情、报国之志的吉林科技工作者,宛如座座群峰绵延不绝。

昔人丰碑林立,垂名于不朽。新生代院士和科技工作者的动人事迹,则如群像迭起,熠熠生辉。

心有大我——“离开了祖国,我是个啥?”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自己的祖国。

2009年,面对祖国的召唤,王作斌毫不犹豫地放弃了英国的优渥生活,毅然回到国内,在长春理工大学创办了纳米测量与制造技术中心。此前17年,他在英国华威大学获得光学工程博士学位,在英国卡迪夫大学先后任博士后研究助理和高级研究员,参加并领导过多个欧盟科研项目。

“在英国生活了这么多年,不得不说,我很喜欢那里的自然环境,但与中国相比,总感觉缺少一种人文环境,那就是家的感觉。”王作斌说。

吉林大学即将成立人工智能学院,38岁的常毅将以首任院长的身份开始新的工作。

美国南加州大学计算机科学博士毕业,曾担任美国雅虎公司研究院研究总监,华为美国研究院技术副总裁,2017年中国最年轻的国家“千人计划”入选专家……这样的履历一度为常毅带来众多高薪邀约。

“我都谢绝了。”常毅的理由很简单,“按古人的话说,叫‘高山仰止’,或者说‘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而他所“仰止”的对象,就是黄大年。

一年前,黄大年的事迹经媒体广泛报道后,在国内引发强烈反响。这期间,常毅也深受黄大年事迹影响。

2017年底,常毅回国。“之前的薪酬待遇虽然更高,但我还是希望回国,到更需要我的地方做更有价值的事情,实现更大的社会价值。”常毅说。

无论科技如何突破国界,对于科研人员来说,“祖国”二字都是神圣的。

“爸爸,这儿太好了,咱们别回去了!”12年前,身在加拿大的任长忠决定回国时,女儿对他如此说。

“国外的优越条件确实有诱惑,但那不是我的祖国,我的根在吉林白城。”任长忠说,“离开了祖国,我是个啥?”

任长忠心里满满的是对祖国的感激之情。

“我出生在农村,那时我就想,要好好学习,找到改变家乡贫困面貌的方法。靠着国家助学金,我完成了4年的大学学业;参加工作后,我的科研项目不断得到国家、省市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使我成长为国家燕麦荞麦学科的首席科学家。”任长忠说:“做人就得知恩图报,我能报答祖国的就是努力工作。”

初心未改,心有大我。在这些科学家看来,报效祖国只是一个中国人应有的一种朴素的责任心。这些看似“高大上”的举动,对于他们来说,其实只是无需动摇的、流淌在血液中的唯一抉择。

至诚报国——“到祖国最需要我的地方去”

2006年,任长忠决定回国,选择了回到家乡白城市。

“很多人不理解,说我本可以选择条件更好一些的大城市,为什么非要回到偏远落后的白城呢?”任长忠说:“他们不懂。如果没有吉林这块黑土地、盐碱地、沙化地,我的事业就没有了根基。从一个育种科研人员的角度看,白城贫瘠的土壤条件是从事科研育种难得的‘风水宝地’!”

正是在这块风水宝地上,任长忠和他的燕麦科研团队和谐奋进、不离不弃、同心攻坚。他们立足国际前沿,积极开展中加燕麦科技创新合作,经过不懈努力,先后选育的19个燕麦新品种,在全国燕麦产区广泛推广,对燕麦产区农牧民增产增收增效、生态环境改善、产业结构调整等具有重要意义。白城也因此成为了全国的燕麦产业技术研发中心、国家燕麦改良中心,白城燕麦成为我国第一个获得国家地理标志保护的燕麦产品。

“我想人就像种子一样,艰苦的条件一定能炼就一个有所作为的人。”任长忠说。

1989年,梁正伟受中国农业部派遣,到日本香川农业试验场从事水稻栽培方面的研究。2002年,作为中国科学院“引进国外杰出人才”“百人计划”的入选者,他回到祖国。归国后的第二年,梁正伟也作出了与任长忠同样的选择。他来到白城,一脚迈进了极度贫瘠的吉林省西部盐碱地,建起了大安碱地生态试验站,从此开始了他的西部治碱科研之路。

“我当时来的时候,这里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白花花的一片,没有植被。”梁正伟说。

大安碱地生态试验站建站15年来,梁正伟曾像工人一样搞建站基建,像农民一样春种秋收,他像家长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一样,看着脚下荒芜的盐碱地变成一片绿洲,看着一批一批的学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科研工作者,看着一项项科研成果获得认可与嘉奖,也看到了当地农民重新燃起脱贫致富的希望。

“到祖国最需要我的地方去!”这是我省新一代科研工作者们的共同心声。

2017年,常毅入选国家千人计划专家,有很多南方大学和中科院所希望他直接去那里报到,他都婉拒了。

“我如果去了北上广的知名高校或者中科院单位,有我没我一个样,但是如果回到吉林,回到吉大,就会有不一样的结果。”常毅说:“在美国的时候,我在信息检索方面也算是有一些影响力的学者了,而这个领域只是人工智能领域的一个狭小的子领域,回国以后我将我的领域拓宽到整个人工智能研究。人工智能是国家战略,我有幸作为吉林大学新成立的人工智能学院院长,希望将新学院建成国内一流的人工智能学院,并且通过和企业合作,为拉动吉林省的经济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

“中国迎来新时代,吉林进入新一轮全面振兴,我要把自己放在祖国更需要且更广阔的事业上。”常毅说。

潜心科研——“她经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

“我们每天晚上九十点钟离开实验室的时候,于老师房间里的灯都是亮着的,她经常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吉林大学化学学院无机化学专业学生们口中的“于老师”,是吉林大学首位“60后”女院士于吉红。

1985年,因学习成绩优异,于吉红被保送到原吉林大学化学系学习。随后又以全学年第一的成绩保送为研究生,师从著名无机化学家徐如人先生,1995年获得博士学位后留校任教。

于吉红忘我工作,积极开拓创新,致力于功能导向无机晶体材料定向设计合成这一合成化学领域前沿科学问题与挑战性难题的研究,并不断取得新的突破,这些创新性工作奠定了她在国际化学领域的重要学术地位。

于吉红热爱这份科研工作,对她来说,科研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过程会给人带来很大的满足感:“科学有时候可以说更多面临的是失败,而不是每一天都在成功,所以看起来有时候会有些枯燥。但是只要你真正热爱它、坚持它,坚信一路走下来,我们就会取得一个又一个的成功。”

2015年年底,于吉红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之后又当选为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2016年年初,于吉红和她的研究团队首次发现了羟基自由基加速分子筛水热晶化机制,这一发现为化学工业上具有重要需求的分子筛催化分离材料的高效、节能和绿色合成开辟了新路径。2017年3月,鉴于她在分子筛多孔功能材料的分子工程学这一前沿科学领域所作出的重要创新性贡献,于吉红被国际纯粹与应用化学联合会(IUPAC)授予化学化工杰出女性奖。

“只要王老师不出差,晚上负责锁门的值班同学就不用锁门了!”学生们的话从侧面印证一个事实:对王作斌而言,休息日和寒暑假可有可无。

每天工作到凌晨,最后一个离开中心;家—中心,中心—家,两点一线,循环往复;有时每天睡眠时间只有三四个小时,更别提其他任何业余生活……在王作斌看来,几十年的人生实在太短暂了,只能抓紧一切时间搞科研,哪怕牺牲睡眠时间。

姜会林被誉为“我国光学行业的第三代出色代表”,是王大珩院士带的第一批博士生。他曾主持国家“863”重点项目、“995”高新工程专项、“973”重大基础研究项目、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等20多项,为国家作出了突出贡献。

虽然今年已经年逾七旬,但他的工作劲头和效率丝毫不输年轻人,工作起来依然不知疲倦,废寝忘食,从来没有节假日和休息日,晚上也常常工作到深夜。“王大珩院士在去世的前两年,94岁高龄的时候还在坚持工作,我有什么理由不工作?我们还是要活到老,工作到老,学习到老。”姜会林说。

提到使基因重组人胰岛素成为具有中国自主知识产权的世界品牌,就会想到一个人,那就是通化东宝实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全国著名基因重组人胰岛素专家冷春生。

冷春生的拼命钻研在单位里是出了名的。他的同事说:“2000年,他在北京搞研究,每天下班后坐上两个小时中巴到天津大学上课,晚上赶回研究室继续做实验,边实践边学习读完了天津大学生命科学专业的研究生。他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升着自己。哪有新东西了,哪有新技术了,哪出现胰岛素新剂型了,他都会立刻知道,并第一时间在设备上进行改造。”

就是凭着这样一股拼命钻研的劲儿,仅仅工作刚两年,25岁的冷春生就创造了一种新的基因重组人胰岛素的检测方法,填补了我国空白。之后,冷春生一次又一次向难题和障碍发起进攻,攻克了一个又一个堡垒,使中国成为继美国、丹麦之后,世界上第三个基因重组人胰岛素工业化生产的国家。情怀一脉相承,精神世代流传。前赴后继的吉林科技人继承先辈的报国精神,心怀大我、至诚报国、敢为人先、甘于奉献,正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奋斗不息,为实现新时代吉林全面振兴砥砺前行!


我要评论:
 匿名发布 验证码 看不清楚,换张图片
0条评论    共1页   当前第1

相关文章

  • 读取内容中,请等待...

地址:吉林省长春市前进大街2699号
E-mail:jlunewsnet@163.com
Copyright©2012 All rights reserved.
吉林大学党委宣传部 版权所有

手机版